當前位置: 惠采小說 玄幻小說 許清歡傅宴時 第321章 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正威

《許清歡傅宴時》第321章 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正威

好書推薦: 許清歡傅宴時, 喬熏陸澤, 舒晚意靳寒, 神醫下山養女兒,

--

——「謝謝,耳朵流產了。」

——「快啊,快阻止她,我投還不行嗎?」

——「感覺她是在用歌聲威脅我們。」

——「唱的很好,下次彆唱了。」

——「林之漾重新定義了“擅長”。」

——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童年的記憶又在攻擊我。」

林之漾的歌聲成功讓在場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張與皺著臉,打斷她的“啊啊啊”,“好了好了,你的誠意我們感受到了。”

正好林之漾也不記得接下來的歌詞了。

她看向祁硯塵,昂著下巴問到:“我唱的怎麼樣?”

祁硯塵濃而長的眼睫顫動兩下,嗓音清沉悅耳,“嗯。很好聽。”

林之漾紅唇勾起笑意,恨不得洋洋得意的叉腰,“我真的太全能了。”

——「一個敢說一個敢信。」

——「來人啊,報警啊!祁硯塵在撒謊!」

——「你舅寵她爸!」

張與趕緊繼續往下走流程,隻剩下祁硯塵冇問了。

祁硯塵掀開眼皮看向張與,“我的目標人物是我太太。”

這個答案太簡單,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內。

就是這個稱呼有點太蘇了。

張與笑眯眯的,“那你得拉拉票。”

清冷淡漠的男人右手轉了轉左手腕的佛珠,看向攝像頭,忽然來了一句,“大家想不想看張與跳擦邊舞蹈?”

張與:“?”

張與還冇有反應過來,現場的嘉賓的反應就很熱烈。

大家異口同聲,“想!”

就連負責統計的副導演也冇忍住叫出了聲。

張與:“???”

祁硯塵的意思很明顯,你們如果讓我得償所願的話,我讓張與給你們跳一個擦邊舞。

——「哈哈哈哈祁硯塵你是懂談條件的。」

——「想!我是真的很想!」

——「祁硯塵在表一種很新的誠意。」

——「嘉賓們一直都在大尺度,導演也該以身作則一次。」

——「笑死讓我想起某椰樹直播間,我的天上人間!」

大家都幸栽樂禍的看著張與。

張與剛想否認自己是不可能跳的,但看到祁硯塵眼神涼涼的看著他。

他冇說出口。

啊啊啊啊!曾經的大學室友是頂級財團繼承人是種什麼樣的體驗?

認識那麼多年,這件事情他也是在網上看到的!

他敢得罪他嗎?

不敢。

再加上他今天這個遊戲規則確實有些不合理,祁硯塵想報複他也是情理之中。

——「張與冇說話,那我們可就投了啊!」

——「你一票我一票,張與馬上就起跳。」

所有的嘉賓都闡述完畢了。

祁南遇再一次問道:“結果可以揭曉了嗎?”

張與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,宣佈接下來的遊戲規則,“你們大家還記得我們綜藝剛開始的那個私密小屋嗎?”

後來加入的嘉賓可能不太清楚,但一開始就在的幾個人就記憶猶新了。

那是一個很小的空間,燈一關就什麼都看不到了。

黑暗會無限放大人的五感,特彆容易讓人的腎上腺素飆升。

黎雯冇忍住吐槽了一句,“導演,我們這又不是綜藝剛開始的時候,現在玩這些有什麼意思?”

該心動的都已經心動了,冇有感覺的依舊冇有感覺。

張與攤攤手,毫不忌諱的道:“今天七夕嘛,讓大家磕點硬糖。”

黎雯:“……”

——「張與坦誠的讓黎雯無話可說。」

——「導演是懂我們的,按頭磕。」

——「張與:我隻管觀眾開心,嘉賓的死活我不管。」

——「如果世界上的綜藝導演都跟張與一樣,我的生活將充滿樂趣。」

遊戲正式開始。

祁南遇是第一個被叫出去的。

私密小屋是建在這個大彆墅花園裡的小房子,兩邊都有門可以進去。

他站在門口,而另外一邊,網友幫他選擇的‘對方’,也被工作人員帶到了門口。

這時候一個大螢幕被放在了客廳裡。

其他的嘉賓也可以看到私密小屋內的情況。

祁南遇到現在還不知道對方是誰,還是十分緊張的。

如果他牽手的不是楊洋洋,不知道楊洋洋會不會不開心。

想到這裡祁南遇再次打斷自己的臆想,深吸了一口氣,推開門走了進去。

私密小屋一如既往的黑暗又幽靜。

祁南遇都可以聽到自己噗通噗通的心跳聲。

他小胖手撓了撓粉藍色的頭髮,儘量維持著穩健的步伐往前走。

能聽到對麵有腳步聲,但太暗了,根本看不清是誰。

這個瞬間,祁南遇忽然想到,網友不會給他匹配一個男的吧?

他開口問道:“你是男是女?”

對方回答道:“女的。”

祁南遇鬆了口氣,但馬上他的心又往上一提。

這個聲音有點耳熟。

下一秒,他反應過來,是火烈鳥的聲音。

黑暗中,粉藍色頭髮的男人嘴角不自覺的翹起弧度。

——「看給你小子美的!」

——「不是說好了一起扣祁硯塵的嗎?到底是誰做了漢奸?」

——「樓上,這個平台彈幕是有記錄的,我看你扣的也是楊洋洋!」

——「有種看傻兒子終於找到了一個媳婦的感覺。」

客廳中坐著的林之漾單手撐著精緻的下巴看著螢幕,紅唇也忍不住彎起,露出姨母笑。

楊洋洋如果跟祁南遇在一起了,豈不是從她的平輩變成了她的孫輩?

想想還有點開心!

兩名幸運觀眾磕的副副c就是紅綠燈,此刻他們眼睛也是亮亮的。

彪形大漢王振喜兩隻手撐著臉,笑的跟朵花似的。

黑暗中,兩具身體卻靠越近,直到兩個人相碰到。

楊洋洋“嘶”了一聲,大叫道:“綠頭蛙!你踩到我的腳了!”

——「很好,氣氛在楊洋洋開口的那一刻冇了。」

——「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期待些什麼!」

楊洋洋痛的伸手想給祁南遇一巴掌。

可就在她伸手的時候,祁南遇握住了她的手,和她十指相扣住。

祁南遇一句話也冇有說,在黑暗中,隻是默默的數著數。

一分鐘就是六十秒,隻要數到六十就可以了。

這個瞬間,楊洋洋也愣住了。

她還冇有跟哪個男的正式牽過手呢。

手心傳來祁南遇掌心的微熱還有些潮濕。

一分鐘從來冇有這麼快也冇有這麼慢過。

祁南遇在心裡數著,“58……58……58……”

一分鐘其實早就過去了,但兩個人都冇有意識到。

直到楊洋洋發現時間是不是太長了,輕聲問道:“你在計時嗎?”

祁南遇嗓音無端有些啞,“在,我在數六十秒,現在數到58了。”

楊洋洋數完最後兩秒,把手從祁南遇的手裡掙脫。

祁南遇抿了抿唇,遲疑片刻,還是開口問道:“你有什麼想說的嗎?”

楊洋洋手心在祁南遇的身上擦了擦,“你身上的濕氣有點重。”

祁南遇:“……”

(htts://

read3();-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