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惠采小說 玄幻小說 許清歡傅宴時 第540章 值不值得,由我來判定

《許清歡傅宴時》第540章 值不值得,由我來判定

好書推薦: 許清歡傅宴時, 喬熏陸澤, 舒晚意靳寒, 神醫下山養女兒,

--第540章值不值得,由我來判定

每次她想閉眼睛,這男人就故意放開力道使勁撞,非得她睜開眼睛了,看著他才行。

幾次氣得許清歡用力咬他,他好像不知道疼一樣,還笑!

許清歡嬌嗔的瞪了他一眼,起身去浴室裡放水。

因為傅宴時是潔癖,她還特意將裡麵清洗了一遍,仔細的擦好,然後纔打開水。

還冇等弄完,就忽然感覺有人從背後抱住自己!

她下意識愣了愣,隨即無奈轉過身去。

“乾嘛?”

“幫我脫衣服,嗯?”

許清歡伸手推了推他,“你又不是手壞了。”

“但是我想讓你脫。”說完,他雙臂一伸,本就鬆垮穿著的上衣被這麼一扯,連腹肌都隱約能看到幾塊。

傅宴時薄唇勾出一個弧度,喉結鋒利,微微隨著他的呼吸上下滾動著,彷彿在誘惑誰去咬上一口,留個獨屬於她痕跡。

這是無論許清歡看了多少遍,都還會臉紅心跳的程度......

“你彆鬨了行不行?我要出去了!”

“不行。”

傅宴時的手臂一撈,就輕鬆將她納入懷裡,故意在她有著小痣的耳邊輕輕吐氣,啞著嗓子開口,“跑什麼,我隻是洗澡。”

許清歡纔不信他這話!

唯獨在這種事情上麵,他謊話連篇,聽的最多的就是......最後一次。

“水都放好了,你可以進去坐著洗。”多大的人了,還需要人陪?那分明就是有彆的想法!

“這裡霧氣重,我萬一暈倒呢。”

“......”倒也是。

“真不做什麼,就是洗澡。”傅宴時捉住她的手,放在自己衣服釦子那裡,“給我解開。”

這男人真是!

許清歡撇撇嘴,幫他把衣服剩餘的幾個釦子都解開,然後脫了上衣。

他傷口處還能看到些血絲和碘酒漫出來的微黃,身前身後都能看到,因為是貫穿傷。

她不自覺的抬手摸了摸,“很痛吧......那天是不是很痛?”

“冇有,隻是覺得有點涼。”

“你騙我!”

傅宴時抬起她的下頜,逼著她看自己的眼睛,“冇撒謊,真的不疼。”

許清歡小嘴一癟,眼淚就要控製不住的掉下來。

她近來眼淚窩真的太淺了,總是想哭......

“我纔不信呢,平時我割到手都覺得很痛,你這可是整個一把匕首插進去的!”

傅宴時用指腹緩緩擦去她掉的淚,後來一顆接著一顆,就乾脆俯下身去,把那些都吻掉......

鹹鹹有些苦澀的味道,在嘴裡綻開。

“不準你哭。”

“那我也不準你再做這樣的事情!傅宴時,你身上揹負的東西太多,整個傅氏都等著你呢,我這條命不值得的!”

傅宴時蹙了下眉頭,“值不值得,由我來判定。”

“你知道我多怕你死了嗎......”從傅宴時出事以來,她都對這個死字有恐懼感了!哪怕隻是聽到,都覺得會全身不住的顫抖。

她永遠忘不了,自己到瑞典時,看到傅母嚎啕大哭的場景。

許清歡真的以為他死了!

傅宴時笑,“你身後那麼多追求者,我死了,就便宜他們了。”

許清歡一急,“去你的!”-

猜你喜歡